你家正切

“不忘本心。”
你好,这里正切。
目前沉迷特摄欧美。
二骑关爱中心,小交警保护协会资深会员,Chase吹(?)。
请多指教。

© 你家正切
Powered by LOFTER

【平成系】【藤梦】凡人之心 #1(攻壳机动队AU)

前文:#0


#1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没有弄清轻重缓急,为了一时的经济效益安装更多独立的控制中枢,保护措施却没能得到相匹配的改进,那么越高的独立性就会带来越高的风险。这就是为什么暂缓开发这种项目的原因——MEGATECH还承受不起这个风险。]

 

高山我梦又一次耐下性子解释着他重申过不下一百遍的事情,一面皱着脸侧身让过一群穿着红色制服的人工智能,向走廊尽头的会议室走去。所幸的是外线通讯不能还原他的情绪,否则连线那端的客户铁定会被那股烦躁和郁闷掀个跟头。

 

[啊,顺便一提,离职期间我可能没有办法随时在线与您通话,——真是抱歉,但我现在必须下线了。你可以给迈克菲先生打电话的——部门负责人的位置已经暂时转让给他了,如果有需要,可以询问他的意见。]

 

语毕,他毫不犹豫地切断了脑内的通话线路通话,长出一口气将手指放在电子芯片识别器上。那道进度条一跳成绿色,他将门推开了一小条缝小心地朝里望去。会议室里的全息成像仪前早已经挤了一圈人,此刻都回头看着他,年轻的队长甚至扬起了一条眉毛,再明显不过的不满霎时让我梦的脸上腾起一小股热量。

 

“非常抱歉,公司那边耽搁了一下。我迟到了吗?”

 

“的确不早了,我梦。”石室章雄坐在办公桌后十指相贴语气平缓,倒没有愤怒的模样,只是稍稍点头示意便将视线移回。“但还没有迟到。可以开始了,堤队长。”

 

堤城一郎点了点头,手掌掠过的地方旋即有序亮起一块块全息投影,尸体全貌不加遮掩地展现在每一个人眼前,残缺不全的头颅瞬间激起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数据冷冰冰地标注出致命与非致命的伤处,头一次直观面对那摊血肉和残缺机械混合物的我梦胃中一阵翻浆倒海险些开始干呕,肺腔中的空气似乎凝滞成了满腔沙土阻滞了气管。其他人也不那么好过,孤门的面色头一次这么僵硬,常驻于飞鸟脸上的爽朗笑意完全消失,而梶尾浑身上下的弦似乎都绷到了最紧。令他感到害怕的并非全然是肢体和血液,他只是觉得毛骨悚然。

 

“首先是受害者其人,死者原名神户龙平,三十七岁,A+级骇客,有过三次入狱经历……两个月前他的女儿死于先天性心脏病的发作。鉴于是在被狙击手目击的情况下击杀,死亡时间没有悬念。好在记忆芯片受损的情况仍然在可以修复的范畴之内,鉴证课在一个星期后就能完全复原。但我有一个发现,”堤队长稍稍停顿了一下,莹绿色的有机分子模型在他手中跳动着放大。“在血液样本分析中再一次发现了名为CAESER的新型毒品。”

 

“这是两个月里第五起新型致幻剂导致的事故吧?所以我发现的那个瓶子就是用来装毒品的容器了?”飞鸟举起右手插入对话,在梶尾的瞪视下忙不迭补上一句,“——别看我,我有上交鉴证科的。”

 

梶尾懒得搭理他,皱起眉毛将半边脸转向春野武藏开腔。“但这和九课有什么关系?非法制药和贩售应该在你们三课负责的范畴内。”

 

“此前的确一直都是三课在负责调查。”武藏的脸色并不好,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试图用最简短的语句维持语气的平稳温和,即便在寒冷至冰点的空气之中他嗓音中的颤抖还是被放大到了极致。“但分析结果却发现,虽然这种致幻剂本身具有很强的作用,但并不存在高毒性,如果要致死,即便拿五起案件里服用最多的受害者举例,也需要至少一倍以上苯丙胺的剂量才能导致摄入者心律紊乱进而产生休克……。”

“没错。”石室终于站起身,我梦感觉到那双刚锐的视线在他的脸上稍作停留,“造成服毒者死亡的另有他物。高山也这么看。”

 

“你的意思是……注射剂里有病毒吗?”梶尾很快搞清楚他的意思,空气之中只剩下机器运转的嗡鸣声,所有视线似乎都在找寻一个可以安置于上的目标。

 

“目前掌控的可分析样本还不够充足,没有确凿证据,但就症状来看与病毒入侵非常相似。”我梦抢应一声,一面将视线投向全息方块,同时在屏幕上投射出监控画面。七个人静静地看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遍又一遍重复挣扎着用右手将气管生生扼断的惊悚动作。“这是上一起案件的记录,分析样本的时候曾经有发现病毒干扰电子脑造成义体失控的情况,而另外三起案件也有类似的问题,几乎是可以确定病毒和药物的关系了。”

 

“真可恶…...”梶尾咬着牙,双手握拳几乎让义体表面贲张出清晰明了的肌肉线条。“又想让我们重蹈笑脸男事件[1]的覆辙吗?!”

 

“不。这种病毒尚未发育成熟。如果能够在它传播开来前就将其扼杀,那我们就尚且还有周旋的余地。——想要涉足他的道路,无论这背后是谁在操控都还太稚嫩了点。”堤队长回答,“公安课有了前车之鉴,想必他们也明白这点。当然我们也更希望那只是普通的行动而已,但凡事都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好,那就从这里入手。”石室指挥官拍了拍手沉下了声音,视线扫过众人面庞。“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在事态恶化之前控制住它,无论用什么方法。春野、孤门,你们继续监控网络。收集到的线索,如果认为有必要就立刻上报给我。飞鸟、真角,你们负责实地调查——”

 

“稍等一下,指挥官。”乔姬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连带收到消息的敦子一起,女性精致的五官此刻困惑地微微皱起。“是分析课发来的新消息。”

 

“有什么事?”

 

“分析课解析了现场采集的热光学信号,……是公安课常用的型号,他们猜想可能是黑市流通。”两位联络官犹豫地对视了一眼,像是在询问对方是否也认为那只是一场闹剧,但最后敦子还是慢吞吞地开口,“但问题是,这件迷彩的制造序列号是N0107.2212,警员姓名——”

 

“藤宫博也,原代号Agul。”

 

“什么?”


一时间我梦甚至难以控制住躯干的行为。在他意识到之前,膝盖已经抻直带动他站了起来,无论是实打实的有机肌肉组织或是义体双臂都回应着神经传来的冲动而微弱颤抖。所有积压的情绪似乎开闸泄洪一般灌满了他的肺腔,仿佛一团哽住他喉咙的人工橡胶。似乎有一瞬间希望已经擦出了火花,难道说他并没真正死去,就像他曾经某一刻幻想的那样?但疑云马上盘据他的心头。就我梦对老友的了解,他的所作所为无论如何不可能偏激到这个程度。没有任何证据指向这个结果,即便我梦将他的想象力的边界扩展到最大。


“但……但怎么可能呢?我收到的消息是……我以为他——”

 

“不止你一个这么想,高山。但事实就是那样。”梶尾烦躁地摆了摆手发出啧的一声。“怎么可能有人从四百米高空坠入东京湾后还有办法活着回来?”他已经大步走到投影方块之前。“可这是卫星给我们的数据,我们没能辨认出受害者和嫌疑人的影像。”他指了指当时孤门锁定的位置,那里空无一人,“卫星数据被盗了,有人想把什么东西藏起来。”

 

正在测试义眼的孤门回过头来,左眼移位的人造皮肤业已回到原位遮住了幽绿的摄像部位。“能黑进‘鹰眼’的人屈指可数,藤宫就是其中之一。可这依旧不足以作为断定身份的有效证据。最可能的猜测是有人修复了藤宫博也的热光学迷彩并由黑市转手,这就有牵涉非法义体交易的可能。”

 

石室沉默良久。隔着老远,我梦甚至都能看见他按住桌面的指节微微泛起乳白,压抑得似乎连那张实木书桌都难以承受他的力道。做出决定似乎耗费了他所有的意志力,就连一个最简单的短语都像是需要从牙缝中间挤出来,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甩在地面上。


。“……我知道了。那么,此前的安排不作变动。梶尾,这件事就交给你,但每一个行动都必须上报。高山,你也跟着梶尾。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还有什么问题?”

 
“你在开玩笑吧,这个家伙也要跟着我吗?”毫无防备地,我梦被角落里的声音惊动,梶尾克美对安排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大,拇指点向他的方向令他不由下意识倒退一步,旋即克制自己稳稳站住。“如果是科学官,只要待在本部远程操作不就好了吗?”

“没错,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

“但他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甚至没有警员资格。我不需要拖后腿的人。”

“容我说一句题外话,每个人都当过新兵,梶尾队长。成长需要时间,人类自然不例外。”石室章雄竖起食指截断了梶尾的话头。“而作为义体工程师的高山,具备的专业知识比在座的各位都要丰富。这就是我特意选择他的原因。”

“但是——”

“够了。”石室提高音量比了个停止的手势,明显的警告意味甚至加重了语气的分量。“这是命令,队长。”不顾梶尾抗议一般的视线,石室章雄转身面向队伍,开口时语气强硬到了罕见的地步,似乎不容任何人置喙他的决定。“我正式宣布接纳高山我梦成为NICS[2]成员,代号Gaia。还有谁有异议?”

没人应答,就连梶尾都收了声,颔首退步站进阴影之中陷入沉默。

石室章雄似乎对这个反应很满意,轻轻点了点头继续补充。

“——对了,有一点还请各位务必注意。这件事情暂时不要惊动高层。——三年前的事故,没有及时赶到救援导致一名成员死亡,这是我的失职。既然这个案件再次牵涉进了Agul,我必须给九课的每一位成员一个交代。”

 

高山我梦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那张熟悉而冷峻的脸出神。恍然间他看见全息投影上藤宫博也的半胸像正将目光钉死于他的眼睛,似乎要直勾勾望进他的意识深处,无论如何都无法躲避——他却对那眼神的深意毫无头绪。

————————————————————

退出逼仄空间的我梦松了一口气,旋即感到肩膀上落下一串不怎么友善的敲击。他回过头去,目光正正撞上年轻队长的脸。下意识地,他吞了口唾沫笨拙地开口。“啊,梶尾前辈。有什么事吗……?”

“听着,新人。”梶尾并不领情,皱着眉打量过我梦的表情。“我带着你只是因为命令而已,既然你必须跟着我,那就得听我的。出了什么差错,我可饶不了你。”
 
不等我梦回答,他已经快步走远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没事吧,高山君?”

我梦回头,真角大古脸上带着点儿同情的微笑,一边将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收了回去。“他就是那个样子,倒不是说Cap是个坏人……他只是不大擅长交流而已。但在岗位上他的确是把好手。”

我梦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个我理解的,他也没有说错什么。事实上我只是有点担心接下来的事。”

“那就好。”大古露出一个放松的表情。“总之你大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给他的。——那么,要不要去喝点什么?就当借这个机会熟悉一下新同伴。”

孤门最后一位离开会议室,听着走廊传来渐弱的脚步声,一面低头望向手腕上闪烁的通讯装置,犹豫了片刻还是闪身走进了卫生间,指腹悄然划过接通键。

 

“是的,我是Nexus。我有消息要向长官汇报。”

------------------------TBC-------------------------

[1]笑脸男事件:发生于2024年,系MM制造公司"濑良野基因混合社"的社长绑架案引起。在一段现场天气报道的直播中,出现了索要赎金的凶犯,而且他居然让自己脸部在所有监视纪录上留下了贴着笑面标志的影像后成功逃脱。之后引发了模仿狂潮,引出的大规模的“剧场型犯罪”,很多人自称是笑面男本人,大众也视其为“侠义”的化身。

[2]NICS:National Institution of Cyber Security(国家网络安全机构),特别行动小组,隶属公安九课。虚构组织。

评论 ( 5 )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