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正切

“不忘本心。”
你好,这里正切。
目前沉迷特摄欧美。
二骑关爱中心,小交警保护协会资深会员,Chase吹(?)。
请多指教。

© 你家正切
Powered by LOFTER

【平成系】【藤梦】凡人之心 #0(攻壳机动队AU)

作品:平成奥特曼系列,限于狭义的盖亚、迪迦、戴拿、高斯和奈克瑟斯。人间体限定注意。

cp:藤宫博也/高山我梦,微量梶尾克美/高山我梦,写不写得到还不一定呢

高亮警告:一,《攻壳机动队》的世界观和部分历史事件,但和原作完·全·无·关,而且不觉得自己能够还原千万分之一的内涵,请见谅。

二,OOC和虫子大概是有的......。拍砖请务必别拍脸,已经不好看了再破相就糟了(。)

三,目前可能只有片段吧lo主其实是个懒癌晚期

 

[“——在过去的千年中,我们战胜了瘟疫和饥荒,熬过了热核战争,甚至改变了理论上的生理极限。但我们也渐渐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什么。”]
[“——这恰是问题所在。我们已经走上了一条分岔路,但无论如何选择,我们都不得不思考,当我们终于能够自诩神明之时,我们失去的仅仅是作为‘人’的谦逊吗?又或者,如同历史的每一次演进那样,连带我们曾经所建立的所有道德都将毁灭?”]
 
                   ——《义体进化与人性之悖》,稻森京子,9.23.2024。


—————————————

#0

警笛声将江户龙平因电子致幻药物而恍惚的精神生生拽回现实,空调吹出的热风拂过他的脸颊造成一阵干痛。后颈接口传来令人振奋的愉悦刺痛,这让他的意识始终卡在清醒与模糊的边界线上。他花了点功夫检查自己的电子脑,防壁一切正常,这意味着警察还没有发现他……至少还没让他发现他们存在的打算。

再发送一到两批UDP数据包,这些廉价而粗糙的娱乐机器人就会因为系统崩溃而瘫痪,重启之后隐藏指令就会生效。迄今为止,整个计划仍然完全按照他规划好的步调前进。药物让他的大脑前所未有地高效,留给他的时间足以破解那些工业机器人的防御设施,在那之后只要给出一个小小的破绽,就一定可以钓上警察。他们不会考虑为什么江户要破译这些单调而无用的简单机器,只要记住他是A+级的骇客,那些跃跃欲试的条子可不会放过任何给履历表镀金的机会,而他也可以退出这该死的计划了——若是在那些人交给自己的任务之中“失手”,后果充其量是烧毁记忆芯片,断尾求生也好过在阴湿的巷子里变成一堆死去的混合物,这是他在泥沼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最直白深刻的体验。他为了自己的女儿而爬上了这条船,逐渐在偷盗之中耗尽了生活的一切喜乐,甚至最后一点善心。但他得到了什么?几个月前,他的女儿成了环形公墓里的又一尊墓碑。如果他有钱,就可以给她换上适配的义体,但他一无所有。这就是日本啊,她用霓虹灯与清酒拥抱将钱塞进她胸口的富商大贾,同样也用腐烂的老鼠尸体与泥浆践踏平民窑出身的穷人——噢,她当然可以将一个人捧上高台,但也一样能够将他踩进地里抠也抠不出来。在这个地方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一说,只有金钱和权力才是真理。

 

江户换成趴伏的姿态蜷缩在墙角一边思索着,麻木感盘踞在他的心头上挥之不去。但这一切都要结束了,他会以囚徒的身份度过余生借助霓虹灯的余亮摸索到了最后一罐致幻剂——迷乱的色光给廉价罐身打上一层油腻的薄膜,但这不妨碍里面那清澈干净如同几百年前的洋面的银蓝色一点点挑逗着他濒临崩溃的神经。

最后一罐,就当是肮脏和鲜血的最后一件礼物吧——敬那些死在骇客和义体胳膊下的可怜人。江户举起手中的聚乙烯管朝向声源,仿佛正在向看不见的宾客致敬,喉间发出的低哑却酣畅淋漓的笑声——像个失去了一切的疯子——然后昂首将液体自后脑的接管完全注入体内,将瓶子甩到一边去。接下来就是解构自己的防壁了——

等等。有哪里出了错。

江户发觉自己的电子脑正在慢慢闭锁着自身的网络通路。不,这不可能。他为了这个行动无数次地演练过,从来没有出过如此大的差错,但这次即使他调动一切能够运动的神经和纳米机器人,都无法撼动那道防壁一分。固化感似乎正在从他的脑子里自内而外蔓延开来,正让他的思维凝结成石像。不带温度的传感信号刺激神经,让他以为那声音就浮在耳边,顿时恐惧感如同黑铅缓慢注入他的身体。

[你违约了,江户。]

——开玩笑……我怎会做那种事?

他马上回复。汗液顺着他的颧骨淌下。这个声音无数次出现在他的脑中布置下一步又一步行动,但从未像今天这样冷淡……如同一只豹正在为最后的扑击蓄力,就像他知道些什么。但防壁还完好无损,在这种条件下窃听……怎么可能呢?

[想来以你的头脑,我没有为你解释的必要吧。但你真的以为那种监狱能够挡得住我们,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此时沉重已经不仅局限于运算速率的退化。江户错愕地发现,就连义体手脚的移动也变得缓慢迟钝,甚至无法因为恐惧而颤抖。他真的知道些什么,江户几乎可以确定这一点了……汗将衬衫黏在他的背上。但他是怎么做到的?如同回应他的质问,提线木偶似的,神户的脑袋僵硬而被动地转向右侧,视线落在了那小瓶子上,露出被狠敲一闷棍的表情。他居然蠢到相信那些人给的东西没有一点儿副作用,这本身就是致命的缺憾。

既然计划败露,那就不用顾忌什么了。刺激精神的药物此刻开始在他的血管内狂奔,江户的双腿紧绷,趁着声音短暂消失的空档突然竭尽全力牵动任何还未硬化的人造肌肉和神经把自己甩向了那个出口——
一个模糊而被折叠的影子闪烁了一下,随着光影变幻黑发男人的形体一片片展开,枪口已然对准了江户的额心。

热光学迷彩! 

但时间不再允许他深入思考。药物副作用让江户无法停下或转向,但困兽般的他已经不再感到畏惧,胸腔中的心脏跳动宛如擂鼓,最后直直撞向了枪眼试图以重量与加速度撞开那个略显单薄的男人。

但他的肩膀轻易地被一双手臂擒住,肩胛骨连带着所有前冲的推力一道被完全击碎。只轻轻一带,他就像个破布玩偶似的被锢入对方怀里。紧接着他感觉后脑被一只手扣住——力道近乎可称上轻柔——旋即下颚被冰凉的金属抵住。喧嚣的摇滚盖过了枪支上膛的声音,在江户的意识完全归于沉寂前,那双不带任何温度的瞳仁竟反射出霓虹灯的炫彩光线,完整地刻进了他的记忆芯片深处——旋即他的所有意识在热光学迷彩的波动之中归于沉寂。 

——————————

[Cap,出了点问题。]孤门一辉的右眼移开瞄准镜,皱紧了眉心。[目标死亡,原因是枪杀。]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叫那些家伙清过场了吗?怎么还有人?]即便是脑内通讯状态,梶尾克美听起来依旧在明显地咬牙切齿。[Nexus、Tiga,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采集到正脸影像,但可以看见的是他装备有热光学迷彩。收集到的信号已经传回本部了,不出意外可以通过编码确定生产公司和商品流通。不知道是否为警局内部人员的私自行动,但我个人认为可能性不大。]

[不是吧?这家伙的仇家可有点多啊!我都准备好冲到里面去了,现在也没必要了啊——]飞鸟信的声音横插进来盖过了真角大古稳重的男声。

[别吵了,Dyna!——抱怨也没用。赶紧到现场找找有没有遗漏的线索,有什么发现就马上传给乔姬。]

[了解,Banchou。]

[再说一遍,闭嘴。还是说下次你想和Cosmos和思考战车一起留守外围?]

[别啊Cap。我错了我错了。]

[适可而止噢,二位,和塔奇克马待在一块还是很令人愉快的。而且,你们都知道本部是听得见的吧?]春野武藏适时插话,[石室指挥官说了,解决完案子马上回本部来,对回传信号的解析结果快出来了,好像有一些新发现。] 

-----------------------TBC------------------------

评论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