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正切

“不忘本心。”
你好,这里正切。
目前沉迷特摄欧美。
二骑关爱中心,小交警保护协会资深会员,Chase吹(?)。
请多指教。

© 你家正切
Powered by LOFTER

【TheHobbit原创同人】Blood and Smoke(冰与火AU Kili/Fili)(3)

(3)Kili

    Kili站在内堡城墙上眯着眼睛往下看。清晨的阳光刺透薄云变得苍白清冷,洒落在脏兮兮的雪地上,再过不久马蹄声就会远远地从国王大道飘来,到正午十分国王就会在贵族的簇拥下趾高气扬地穿过拱门;而到了宴饮时分,他便会坐在那个正对厅门的高位,俯视在场的所有人。

     他觉得这一点也不公平。

     他凭什么做我们的王?

     为什么要无端纵容火焰吞噬临冬城的城墙,美其名曰杀鸡儆猴,使多少北境人横遭家破人亡、背井离乡之祸?当临冬城被海怪的铁蹄蹂躏时他又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是他站在Azog Greyjoy背后默许支持他们的劫掠?甚至……甚至他才算是最大的受益者,那些金子几乎全部流进了他的口袋。

      他溜下台阶,偷偷摸到大厅附近。昨天晚上那里才刚刚布置停当——那只携带他们的君王,那个疯子般的Targaryen来访的消息的渡鸦不到一周前才抵达临冬城,虽然Thorin没有给他看那封信,但Kili敢堵上他最好的弓,国王早就动身上路,就等着看史塔克的笑话呢。为了几块宝石不惜与七大家族之一结下不解之怨,难怪都说Targaryen家族充斥着血统高贵的疯子。“阿肯宝钻,”Kili耳边恍惚响起那怒吼。他至今还记得Thorin平日里沉静如寒冷的岩石的脸因为愤怒和耻辱而扭曲的样子,“我绝对不会把它交给你!”

     临冬城缺什么至少也不会缺人手。Kili不由轻声发出一道短促的气音,试图模仿舅舅表达自己的愤懑和讥讽之意,一团白雾从他的鼻尖喷出来,弥散在凉意彻骨的空气中。长厅的那扇橡木门紧闭,还有守卫把门。但Kili早就摸透了那些偏门的位置。整座城闹了起来,脚步声和盔甲互相撞击的清响交错着,他就势一闪,从一扇毫不起眼的小门钻进了长厅。

      Kili虚掩好小门,丝丝缕缕阳光还是顺着木片之间的缝隙挤挤攘攘地在石板上流淌。此刻无风,所有旗帜都服服帖帖地平展着。长桌已安置妥当,巨大的青铜烛台吊顶被安放在靠里的角落,草草遮块白布了事,就等晚宴前插好蜡烛吊起来。墙上和桌上早早架起了银烛台。那被称为“山之心”的宝石被镶在高台正中那张巨大的石椅上,做成被冰原狼衔在口中的形象,华光四溢。

     

      通报国王抵达的号角响起的时候Kili还愣愣地缩在高台的某个角落里。反应过来他早就该站在Thorin身边恭候国王陛下的莅临已经是几分钟以后的事了。用来固定披散头发的银发卡滚到长桌底下,他却没时间理会,撒腿望城门冲去。

       他赶到之时堪堪算得上踩点。Thorin穿着灰绒滚边上衣,喉间庄重地系着一条白色羊毛披风,用银线绣满冰原狼家徽,用一枚镶蛋白石的银别针固定。他严厉地剜了一眼Kili,并没有说什么。倒是Balin一把把杵在路中间的他拽到Thorin身边。Fili已经在Thorin的左手边站定,看起来却出乎意料地焦虑。他一直盯着自己的靴尖,双手一会儿背在身后,没过多久又挪放到大腿两侧。而他几乎没有注意到Kili——如果他满头乱发毫无规矩地冲进队伍时Fili那无意间抬头一瞥也算的话。

        Balin一直在他身后紧张地拨弄他的头发,试图让它们看起来服帖一点,但很明显这功夫是白费了。他尽力抬起头,企图摆上最恭敬的表情迎接这并不那么受北境人待见的皇帝。

         那条长枪、宝剑和盾牌熔汇成的河流缓缓地流入临冬城的范围内。他偷偷抬起眼看了看Fili,Fili察觉他的视线后略微扬起头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而那微笑足以宽慰他焦灼忐忑的心。

        “很久不见,临冬城公爵。”Kili抬起脑袋。那个又瘦又高,脸型狭长而且颧骨突出的男子正骑在一匹血棕色的马上,闪亮如银的头发修剪得很短。青黑色铠甲全副披挂,而近乎纯黑的胸甲上镶满琢磨成泪滴形状的暗红宝石,拼出House Targaryen的家徽三头龙。他甚至没下马,Kili愤懑地想着。

         Thorin尽力昂首注视他的眼睛,阳光闪着他的眼睛。此刻Kili打赌,那对狭长的金色瞳仁一定闪烁着险恶的戏谑。“......国王陛下。”Thorin生硬地回应道,只略略躬身右手按胸行了一礼。

          “你本该跪下亲吻我的戒指,亲爱的Stark公爵,”他用一种圆润滑腻的口吻装出一派惋惜,脸上的假笑愈发灿烂,身体却稳坐马背。“难道连城主的位置还没坐暖活,你就学会高高在上了吗?”

         Thorin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即将要发作,但他只是站在原处,左手紧紧握住随身佩剑“兽咬”的剑柄——Kili倒是很希望他能跳起来照Smaug那个高高的脑门来上一刀——“......您坐在马上,我恐怕无法做到这件事,国王陛下。”

        “那你就该就亲吻我的脚尖,Stark!”他的声音听起来忽然变得没那么礼貌了——至少刚刚他在乔装一个国王应有的仪态——“难道还需要我的侍卫教你君臣之礼吗?”几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卫士逼上前来。Kili正准备跳起来拔出他的剑,但Fili一把拉住他的皮带,低声喝道,“Kili,别——!”

     与此同时一个清冷的声音适时在他们耳边响起。“国王陛下,这可不是解决私人恩怨的恰当时机。毕竟我们此行是为了巩固与北境方面的友谊,而非挑起战争。”Kili咬着牙盯着这位Thranduil Lannister——现任国王之手,骑着一匹雪白的公马转了过来,身上的甲胄是银白色,在日光下熠熠生辉。此刻他的铂金色长发如瀑般流泻而下,灰白披风上一只金手标示出他的首相身份。那双锐利的碧眼转动着,最后把目光投向国王。

      Smaug哼了一声,最终还是翻身下马。而Thorin也单膝跪地,嘴唇在他的金戒指上轻触一下,Kili这才感到牢牢拽着自己皮带的手松了劲。Fili的表情看起来松了一口气。侍卫们不知何时也已经退了回去。

      “那么我们就一会儿见啦,Stark,”翻身上马时Smaug扔下一句讥讽,“希望我的房间别和这地方和你一样又冷又硬。”

      Thorin的表情看起来就快破口大骂了,索性Smaug已经骑上他的马离开。但Thranduil还勒着缰绳立在他们面前。虽然只是第一次打照面,但Kili本能地讨厌面前这个人。他虽然不像Smaug那样尖刻,但那冷淡和自傲的神情让他不由自主感到一阵不自在。Thranduil突然把目光转向他,那尖锐的眼神让他觉得想赶快转身走掉,但自尊却逼迫他死撑着直视Thranduil的双眸。旋即他的视线投向了Fili,嘴角不易察觉地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微笑,最后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Kili,轻轻一踢马肚子,转身离开了。

      “走吧,”Balin叹着气瞟了一眼还在瞪着Smaug离开的方向较劲的Thorin,“这次国王来访,也许还有君临之行,绝对不会太平。”

      Kili举双手同意。

TBC()

作者的碎碎念:
第一次下笔写文。从意外之旅上映开始便有了写同属奇幻史诗的冰与火之歌的北境的文章请别嫌弃我。顺便厚颜无耻地求评论 欢迎拍砖和捉虫 谢谢谢谢(。)

     

        

评论 ( 1 )
热度 ( 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