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正切

“不忘本心。”
你好,这里正切。
目前沉迷特摄欧美。
二骑关爱中心,小交警保护协会资深会员,Chase吹(?)。
请多指教。

© 你家正切
Powered by LOFTER

【The Hobbit原创同人】Blood and Smoke(冰火AU,Kili/Fili)(2)

又来更新啦。还是Fili视角。

(2)  Fili

     被人抓住毛坎肩生拉硬拽出去可不是什么令人感到愉快的事。木门在自己面前合上,把Thorin和他的藏书室挡在了另一边。当Fili有点恼火地回头察看那个人的面孔时他的目光与那人相交。

        一瞬间他被钉在原地,就像被灰袍巫师迎面劈来的一记定身咒给打个正着,那黑发和深褐色的眼睛对他来说未免太过熟悉。他的心脏突然一阵抽搐。那个人长得和Kili近乎相同——不,应该说他的相貌和Kili完全一样。

       他不禁好奇起当时自己那个世界里的Kili到底有没有听到他的话和Thorin一起离开,在意识彻底归于沉寂之前他目光所及便是弟弟那张混合惊恐和愤怒而扭曲的脸。可这个时候,至少在这个时候,Kili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没有缺胳膊断腿——没有任何财宝能与之比拟,即便摆在面前的是是整座孤山的金银和宝石。

      “Kili……?”这个名字脱口而出。Mahal在上,他多希望能得到肯定的答复。面前的青年显然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困惑地点了点头。

    一阵狂喜席卷上他的心头。他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弟弟的生死祸福,但至少在这里,他暂时没有失去Kili的危险。紧接着他一把揽住他弟弟宽厚却依旧未的肩膀,不由分说地,两人的额头紧紧相靠,鼻尖甚至互相轻轻蹭着,直到Fili意识到这里并不是他们的矮人王国,他们也不再是矮人,他才松开Kili的肩头。

    Kili俨然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脖子根部一路红到了耳朵尖,大张着嘴,白雾从里面一团一团地喷出来,困惑地蹙起眉毛。“你喝多了吗?我们可从来没有做过这个。”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楼梯绕下塔楼。踏上平地让Fili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多在光秃秃的地面上跺了两脚。虽说现在他与人类不存在身高上的迥异,但骨子里的矮人天性还是让他信任地面远远多过信任高耸的阶梯和塔楼。

      他们就这样沉默地并肩走着。校场上浅浅地覆盖了一层松软的新雪,大堆的被堆在了靠边的地方。相较于来时倒更是热闹。厅堂的巨门已经被完全打开,人们大声喧嚷着扛着烛台一类的巨大装饰物进进出出,热闹得很。他小心翼翼地探头进去,壁炉烧得旺了些, 天光渐明,他隐约辨认出那些挂在两侧的绸缎锦旗上不同颜色和纹章。红底的金狮、黄底黑色宝冠雄鹿、天蓝底的白色新月与雄鹰和绿底金玫瑰。而高挂在正中间的则是黑底三头火龙,一缕冷懒的微风抖动着那面丝锦,火龙便随着起落。Smaug的阴影再次笼罩他的心尖——Thorin从不提起这些,但是Balin曾经描述过那画面:巨大的魔翼横扫断石柱,一块块足足有半个矮人大小的石头劈头盖脸滚落下来。但那炽热的龙焰才是都灵之子们真正的噩梦,当晚埃鲁勃与长湖镇的夜幕甚至被冲天火光灼烧,形同白昼,据说奔流河的水甚至一夜蒸发大半。

     一抔塞进他后领的雪让他忍不住惊得叫了一声蹦起来,随后猛地转身和高声大笑的Kili扭打在一起, 两个人抱成团跌进校场的雪堆里。雪花翻飞,一阵挣扎笑闹后,这场偷袭最终以Fili骑在Kili的身上把他摁在雪堆里使劲挠痒痒收尾。Fili从他身上跌下,顺手抓住Kili的胳膊把嘟嘟囔囔的他从雪堆里拯救出来,最后用力拍掉两个人身上留下的雪沫,遏制不住地狂笑起来。远远地Balin冲他们没好气地飞去一串眼刀。

     “走吧,回内堡去。估计带成衣来的裁缝已经到了,我刚刚有听到马蹄声。”Kili趁着Fili笑声的间隙喘着粗气说道,“要不是Balin坚持,我可真不想穿那些玩意儿。”

      “至少对我来说宴会从来都不那么讨喜。”

      “得了吧,你从来都是在那种场合受欢迎的家伙。”Kili回嘴道,迈开大步走到了前面。

    “嗯......要庄重一些,我记得您说过。毕竟是国王陛下到访嘛。我猜这会是您喜欢的款式。”Fili不可思议地瞪着那个酷长相酷肖Ori的年轻人嘀嘀咕咕地跑来跑去,把一件件严丝合缝的包袱小心翼翼地一字排开。“看看这个.”他把一件对开襟的深灰色皮质外套轻轻抖开来,狼头形状的银制排扣闪闪发光,衣襟上盖满的灰色绒毛看起来暖和极了。

      “羊皮,算不上最贵重的面料但绝对是个中翘楚。”他的指头捏着袖口翻动着,嘴角噙着一抹青涩的微笑,把那些精致的压花展示给他看。他注意到胸口那匹灰黑色的奔狼,和他遗弃的披风上的那只一模一样。

   Ori还在不停地絮叨。“……我们几乎不用密尔蕾丝,那与整体的风格毫不协调,况且来自北境的人从来不喜欢这些繁琐的东西,就算是封地领主也一样。内衬用的灰狼毛,颜色看起来低调一些。而且很符合Stark公爵的吩咐。活动起来也很方便。”他看起来在不遗余力地推销着他自己。

   “……配上您的披风一定很搭。”糟糕,披风。估计那披风还被塞在大厅的某个角落里面呢。所幸的是Ori没有固执地要他配上披风给他看,反倒满脸神秘兮兮地把一个长条盒子放在他手上。“这个.......是Dori和Nori的小小礼物,相比您舅舅给予我们的帮助,它简直太微不足道了。”Ori脸上感激的微笑像孩子一样真诚,“非常感谢。”

    Kiili业已打扮妥当——当Nori给他套上那些厚实挺括的内衬时他的嘴角都快耷拉到地上了。但不得不说那件无扣的长款风衣穿在他身上帅呆了,半截袖管下露出衬里的暗纹也是灰色奔狼,而Kili很不习惯地扭动脖子,试图挣脱领口第一颗扣子。

   

  
     裁缝兄弟退出去后Kili近乎虚脱般一头栽倒在床上。Fili这才拆开那个匣子。里面是一条腰带,狼皮为主的带身由串环连接固定,扣着铆钉,花纹是很规整的折线,装饰着读不懂的银制符文。皮带扣是狼头,但是眼睛却是一块小小的红宝石。

      Kili打开他的匣子。里面是一副露指手套,右手食指和中指则被包裹起来。护腕和手背加厚,镶上细密的银边。

      “你的比我的好看些。”Kili两条粗粗的眉毛夸张地拧着,“他们不能因为你是老大就优待你来着。”

       毫无预兆地,Thorin推开门大步走进房间,“计划有变。”他把一个信封甩在他们面前,“我们被邀请在访问结束后到君临去。在这之前我们不需要动手,那儿的机会更多。”

        “好好享受你们的宴会,因为这也许会是你们坐进临冬城的大厅。”

      很好。Fili挑起一边眉毛,至少他有机会好好补一补历史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