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正切

“不忘本心。”
你好,这里正切。
目前沉迷特摄欧美。
二骑关爱中心,小交警保护协会资深会员,Chase吹(?)。
请多指教。

© 你家正切
Powered by LOFTER

【The Hobbit原创同人】Blood and Smoke(冰火AU,Kili/Fili)(1)

作品:《霍比特人》冰与火之歌AU

人物配对:主Kili/Fili Thorin/Fili可能有。

作者有话说:看到sy上有冰与火之歌的AU就脑洞停不住。从意外之旅上映开脑洞就是没有毅力动笔 因为这AU我写出来肯定是陨石天坑啊哈哈哈(被打)。设定是全员穿越但只有大外甥记得从前的故事。人物关系半原著半瞎掰(。地名还是用中文。OOC可能有。bug一定有(。)

------------------------------------------------

(1)

       Fili醒来的时候坐在一个宽阔的厅堂里,坐在靠左的第一张石椅上,正动作扭曲地歪靠在椅背上,身上的衣物也被更换过,黑色和灰色的衣物看上去更加厚实。壁炉正烧着,火焰却很微弱,一点点暖黄色的光在墙壁上挂着的旗帜上跃动。

       他愣住了,随后快速地摸遍了自己全身上下所有该受伤的地方——那些刀口、骨折都消失了,连块疤都没有,就像它们从未存在过。他抬起头,空无一人的厅堂寒气逼人。

      “Mahal啊,这是什么地方......”他站起身,久坐带来的肌肉酸痛使他的行动迟缓又不便。刚刚迈出一条腿,脚下踩住了身上系的披风的边角,差点儿一个踉跄摔在冻得邦硬的石板上。那条厚重的毛披风上用银线缝上一只狼,眼睛则是缀饰其上的黑色珍珠,凶狠不输活狼。Fili感到有点恶心。那让他想起那些凶残的座狼,还有该死的半兽人——它们险些撕开自己的喉咙。他毫不犹豫地扯下了披风甩在椅子上活动着筋骨从半开的正门挤了出去。

     好吧,也许不该这么快就丢掉那披风。站在空地上Fili立刻后悔了。外面天色阴惨惨的,浓云盖住了广袤的天空,雪片稀稀拉拉地在半空中打着旋儿飘飞着。打小生活在蓝山的Fili虽说只是落魄王子一类的人物,却也相对优裕,极少经受寒冬侵袭。他轻轻呼了口气,一阵模糊不清的水雾快速消散在干冷的空气里。眼下相较于厅内冷冽更胜一筹,一阵朔风刮过,他差点马上就缩回大厅里面。他打量着那片看起来像是校场的空地,偶尔落下的雪花粘在他的胡须上,马上便融化。         “Fili!你上哪里去了?”

      熟悉的呼声由远及近。那一把显眼的白胡子还能有谁?Fili惊诧之余不免有些激动——至少自己不再需要独自应付人生地不熟的尴尬局面。他毫不犹豫地迎上去一把用力地抱住长者,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弄得长者不自在地咳嗽起来。

      “真高兴见到你,Balin。”Fili热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令他意外的是,被称作Balin的老学士竟诧异地盯着他。

       “当然是临冬城。”Balin(看来他的确叫做这个名字)顿了顿,扬起一根眉毛,“您睡糊涂了吗?这不好笑,况且今天不是开玩笑的好时机。您的舅舅叫您去一趟。”

      舅舅...他的意思是Thorin也在吗?Fili觉得他的脑袋一团乱麻,看起来Balin什么也不记得了。难道只有自己还能记起五军之战还有那些死亡吗?那些精灵、矮人和人类,寒光闪烁的刀剑和疾飞的箭矢,战鼓和嘈杂的马匹的嘶鸣搅作一团。鲜血的味道,骨头折断的脆响,火焰烧焦肉体的糊味和垂死之人的哭喊。渡鸦岭还历历在目——火把微弱抖动着的光芒照亮Azog狰狞的笑脸、从背部贯穿自己躯体的尖刀和坠落——沉寂的永无止境的坠落。被刺穿的过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脑袋突然开始抽疼起来。

      Balin的脸在他眼前晃过。“呃,那么,国王陛下...”Fili用力闭了闭双眼把游离的意识抓回来,记起Thorin曾经被长湖镇的居民被称作山下之王,脱口而出,“他在什么地方?”

         当Balin又以惊恐的眼神瞪着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说错话了。

     “是Stark公爵。”Balin纠正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随后压低了声音,“您真该庆幸这里只有我们俩。若是传到别人耳朵里,您——说不定要牵上您的舅舅和兄弟——都得掉脑袋。”他兀自住了口,紧紧抿住嘴唇——Fili发现他几乎淹没在胡须里的双唇在颤抖。“他在藏书塔内,请随我来。”     通往藏书塔的那部楼梯环绕在外墙,Fili随着Balin缓慢地爬上弯弯绕绕的石阶。

      门在Balin叩响三声之后便吱呀呻吟着向内旋开。早已瑟缩发抖的Fili差点为了里面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息毫不顾忌地飞身扑进去。

      昏黄的烛光颤抖着,整个塔楼寂静无声。Thorin正背对他们立在窗口俯视着整座临冬城,与苍白的阳光对比起来他全身上下的黑灰色使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剪影。听到响动他转过身。Fili使尽浑身解数才没有激动万分地冲上前给他一个熊抱。Thorin回身冲Balin轻轻点了点头,Balin便十分恭顺地退了出去。

     谁都没有先开口。  

     “Fili。”Thorin很突然地看向Fili,“我很早就跟你说过国王要拜访临冬城的消息,他明天就要到了。”他把一卷已经拆损火漆的羊皮纸放在Fili的手中。那鲜艳如血的火漆分明是一条三头龙。“看看这个。”  

      Fili困惑地展开了那封信,视线定格在那细致精美的金色署名的一刹那,他感到五雷轰顶,随后一股怒意沿着脊椎骨窜上,直冲脑门。        Smaug Targaryen。

       Smaug。  

      怒火熊熊燃烧在他的胸腔中。他没想到这个该死的恶霸、严酷的暴君、残忍的守财奴居然穷追不舍到了这个地步。

       “我会在当晚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心中有数。”Thorin灰色的眼眸蒙上了一层阴影,肩膀起伏着似乎在忍耐着什么。他的声音低沉,却能听出怒火正燃烧在他掷地有声的话语中,“曾经他烧死了我的祖父,让我们的人民流离失所,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回归故里,现在该是复仇的时候了。我会让他知道,我们从没忘记过往黯影。”  

        Fili心中一下有了数,怒火也陡然消失大半,惊愕地睁大眼睛。

         Thorin要刺杀Smaug,这个国家的国王。他甚至还要自己帮助他——但这谈何容易?王的身边怎会没有亲信的骑士护卫?若是失败后果不堪设想,轻则自己掉脑袋,重则牵连整个所谓Stark家族的性命和荣耀,如此冲动鲁莽的行为必须被阻止。他张了张嘴,却被Thorin抢先打断。

         “现在和你弟弟回房间去。”说罢Thorin不再看他,旋身绕回摆在正中的木桌后坐下,不再看他。木门吱吱嘎嘎打开,他探过身子,后面却有人拽了他一把,把他拉了出去。


TBC(估计)                  

评论 ( 2 )
热度 ( 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