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正切

你好,这里正切。
堆积脑洞用子博@人造脑洞回收站
长期墙头欧美/特摄,喜欢这里跳跳那里跳跳。
愿望是能不忘本心并持续精进。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员,Chase吹(?)。
文学的蹩脚爱好者。专业是小学生作文、儿童简笔画以及偶尔出现的瞎(beep)剪。
请多指教。

 

【High&Low/假面骑士Drive】交错(完结)

和 @杏蕴雨 太太的联动,终于完结了!

前文走这里:(2) (3) (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来天堂长得和医院一模一样,不会就是个养老院吧。

这是诗岛刚醒来后的第一个想法。他睁开眼睛,白色天花板被亮堂堂的日光灯照得特晃眼,扎得他视网膜一阵刺痛,险些又把眼睛闭上。

“唷。你终于肯醒啦。”

分外耳熟又有些陌生的声音自他耳边优哉游哉地浮了上来。

诗岛刚试图坐起来,刺痛立即从他的腰和背上扎了过来,那两处地方都跟被荆棘条狠狠抽过似的。哪儿都是白色,床罩、隔扇、墙壁,一瞬间有种躺在雪地里的错觉。电视开着快速换台,不时爆发一阵带着噪点的笑声,茫茫然有种虚幻感。

他扭过头,恍然间以为自己在做梦。

和他拥有一模一样的脸的那个人坐在他旁边眯缝着眼睛笑开了,还在给手掌缠绷带,小桌子上放着一个透明塑料碗,里面盛着化了将近一半的巧克力冰激凌。

“再不吃就化光了哦。”

“诶————————————?”

“诶什么诶呀,大惊小怪的干什么。”Kizzy白了他一眼,冲他抛去一个橘子。“我和你的小男朋友赶来救你,道谢的话不说就算了,‘诶’是什么打招呼的方式?听都没听过。”

“抱歉。……等等Chase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普通的——呃——重要的伙伴而已!不要胡说了!”

“嘛,嘛。”Kizzy这么说着,却笑嘻嘻地一副“我们都懂”的表情,伸长胳膊拍了拍刚的头,“你说不是就不是,行吧?伤员第一——再说你也算是救了Kaito一命呢。所以说,我们就算扯平了,哈?”

 

“……然后那个Chase就骑着摩托冲了进去。看着小小一个,没想到很能打嘛。”

描述Chase如何如何英勇地只身放倒十来条“恶龙”救出公主,啊不,诗岛刚的过程花了Kizzy十五分钟,期间诗岛刚脸上的复杂神色闪烁不定,举着塑料勺子插进软踏踏的冰激凌里不停鼓捣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Kizzy喝水的当儿两人就瞪着眼睛,只有吞咽的咕咕声,以及风扇切碎空气的声音。

“真是的……又被这家伙救了一次啊。”

“刚。泽神来电话,复原用的机器已经进入调试阶段。”

布帘子被小心撩开,伸进一个脑袋,Chase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紧跟着,他的视线停留在坐起来的刚身上。他的睫毛微微颤动,落在脸上的小片阴影像是蝴蝶翅膀拍打着碎光。非常安静,喝水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他握住帘子的拳头用力收了收,抿着嘴唇打量着刚,日光灯的幽微亮光在他的眼底闪闪发亮,久到连刚都感到有点不自在。

“喂……我脸上有东西吗。”

“不,什么都没有。”Chase 停顿了一下,留出一段短暂却窘迫的空白,似乎是因为听见了他们之前的对话——那张脸上出现了一个迷惑的表情,但很快恢复原状,冲他们轻轻一点头。“……好好休息。”

 

“那话怎么说?‘每一声告别就是死去一点’。”看着缩回去的Chase,刚突然说。

“雷蒙德·钱德勒?”Kizzy睁了睁眼,露出个有点惊讶的表情。“我以为你是劳伦斯·布洛克派。”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我们也不是什么书都不读啊。不然怎么做知性黑道?”

诗岛刚也嘿嘿笑了,牵动了受伤的部位,鼻腔里边发出抽气声。仍然虚弱,但能看得见生命力正在他的身体内部慢慢复苏蓬发,将这具躯体撑得鼓鼓胀胀。

——果然还是不一样啊,我都不知道我的脸还能做出这样的表情。Kizzy俯视着刚的脸,这个念头浮光掠影似的从他的意识深处流了过去。

“但你说,”Kizzy注意到刚的眼神往白色帘子那个方向无意一瞟。两个影子站在那后面,一高一矮,不消说都知道这个男孩在看哪一个,“如果say goodbye的对象回来了……是不是就意味着身体里面的哪里复活了啊?”

Kizzy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只能庆幸自己不曾真正品尝过疼入骨髓的告别。他不知道来龙去脉,但本能地揣测和外面那个叫做Chase的人有关——不过既然诗岛刚不想说,他就不多过问。Kizzy从来没想象过离开Kaito后会怎么样,或许只是没那个胆量。所以他只能说:“我不知道,大概会吧。总归如果是我我就会抓住这一次机会。”

“这样。”看破了他有点敷衍的态度,刚却罕见地没穷追不舍,许是没力气和他争论,也可能这就是他想听的回答。于是Kizzy把手放在他的脑袋上轻轻一弹。“休息一下,刚酱。”

诗岛刚听话地闭上眼睛,又一次沉沉睡去。

 

隔着厚厚的帘子,Kaito和Chase相对而坐。Chase正襟危坐,小学生似的将手掌放在膝盖上,眼睛一眨不眨,脸上还贴了块正方形带爱心的OK绷,大概是哪个护士的恶趣味;Kaito则双腿交叠,朝后靠在椅背上,仿佛要将过于高大的自己折成三折塞进硬邦邦的扶手椅里。

大眼瞪小眼,沉默得叫人发憷。虽然沉默,但二人之间一路火花带闪电,也不知道在较什么劲,阵势活像两尊门神。

“……。”

“……。”

“……刚,承蒙你们照顾。”

“Kizzy也是。”

“……。”

“……。”

路过的泊进之介被吓得贴在门板上。

 

等待刚的身体逐渐恢复,凛奈的机器调试完毕,再次交换身体成功后已经是两个星期后的事情。

“嘛,这样看来,我们好像还欠你们一个人情哦。”换回身体的Kizzy抱着手臂依偎在Kaito身边,刚刚拆线后的疼痛似乎对他毫无影响;Kaito伸着手臂自然而然地箍在Kizzy的肩膀上。“那么,再见啦,刚和Chase——果然是很好的搭档哦。”

“...你们也是啊。”不过不只是搭档吧,刚的视线落在他们脖子上挂着的戒指,感到眼睛一阵疼痛,不由得悄悄瞟了眼边上的人——Chase戴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墨镜——有点局促地抿了抿嘴嗤了一声。“再会这种事情还是下次再说吧,我可不想再被打一顿了。”

Kizzy忍俊不禁,抱着Kaito手腕的手握得更紧了一点。

——那么,相交线的交点已经解开了,接下来就是往不同的方向奔跑。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进哥和姐姐就要担心啦。”

Chase嗯了一声,规规矩矩地把胳膊弯成九十度朝坐上摩托的两个人挥了挥。摩托车引擎的咆哮逐渐远去,诗岛刚偏偏脑袋看了看站在身边的Chase。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只是脸上多了一道结痂了的疤痕。大概不久就会恢复原样吧。

生活还要继续。

阳光透过树叶泼洒在柏油路上,像融化了的巧克力薄荷碎屑冰激凌。

 

END.

完结后的哔哔:我的妈耶居然写完了...前前后后也有万把字了吧,感谢看到这里还没有嫌弃我的GN们我爱你们(突然疯掉(被拖走))

  27 8
评论(8)
热度(27)

© 你家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