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正切

你好,这里正切。
堆积脑洞用子博@人造脑洞回收站
长期墙头欧美/特摄,喜欢这里跳跳那里跳跳。
愿望是能不忘本心并持续精进。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员,Chase吹(?)。
文学的蹩脚爱好者。专业是小学生作文、儿童简笔画以及偶尔出现的瞎(beep)剪。
请多指教。

 

【Cha刚】二人厨房——咖喱饭篇

一个突发脑洞,深夜饥饿产物(。)

Cha刚Cha无差,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篇。私设刚会做饭(但做得一般般(。))ooc我的。


———————————————————————————————

Chase的行李本就不多,复活后还少了好几件,全部打点好后也不过正好填满一个小小的行李箱。但来来回回地收拾床榻和被褥却花了诗岛刚好些功夫。当Chase把被单叠成豆腐块用枕头压好,并拢膝盖规规矩矩地坐在折叠行军床边时,时针已经滴答滴答地跑过了十一点,几枚星星散落在天际线上。

“总算搞定了——记着啊,紫色的牙杯是你的,别拿错了。”

他身边三十公分处,是另一张床。此刻它的主人正躺在那上面高喊“Home sweet home”并抱着抱枕滚了个来回。但他听见了不一样的声音。

咕噜。

Roimude们的听力超常,Chase在复活之后曾庆幸这些特性依旧保存了下来。现在他很快便找到了声源——

躺在床上的诗岛刚。

声源也意识到了这点,动作僵了一下,抱着印着摩托车轮胎花样的抱枕与Chase面面相觑,最后还是Chase主动开口打破沉默。

“你饿了吗。”

“我知道……我只是在想有什么能吃的而已。”诗岛刚挠着头坐了起来,皱着脸的模样活像花栗鼠,紧接着挪动屁股从床的另外一边溜了下去,不一会儿客厅兼餐厅内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动。他探出脑袋,飞来的粉蓝色布料正中红心糊了他一脸。Chase不明就里地拿下东西,抖开一看——

围裙。

再抬头的时候诗岛刚已经放弃寻找另一条花色正常的围裙,提着些什么东西进了厨房。Chase只好把那条皱巴巴的围裙搭在臂弯里跟着他到厨房里。小小一只的圆形电饭煲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煮上了米饭,温温柔柔的稻谷香气已经开始膨胀发芽了。哗哗声打水槽处响亮地传来,活泼地荡在窄小的空间里。

“你在做什么?”

“做饭,还用说吗?”诗岛刚转身白了他一眼,左手举着一颗洋葱,抖干净水珠后抬手一扫把一个小盒子抛向他,马上被他稳稳接住。“我可不是顿顿都叫外卖。”

“咖喱饭?”

“啊,没错!”趁着Chase低头研究那盒咖喱块上的推荐菜谱,刚的嘴角勾起一个漂亮弧度,转过身切起了蔬菜。“经典深夜美食,我看你也该尝尝看。”

——Roimude不需要进食,Chase刚想这么回答,话语已经跑到嘴边,但望着面前男性耸动的肩膀却怎么也脱不出口。他的程序告诉他这句话符合逻辑,但身体内的某个地方却正在阻止他说出来,导致话锋一转变成了个单字“好”,外加点了点头。

“Nice——你看着点锅子啊!”刚似乎对Chase的配合非常满意,转身没再说什么开始切起蔬菜。纤维被刀锋切开时发出擦擦脆响,淡淡的泥土味潜藏在蔬菜清香里面完美融成一体。他转头执行起诗岛刚交给他的任务,但擦擦声没有再响起来。侧身去看时,诗岛刚勾着背,抬起胳膊好像在擦着什么。Chase稍稍一愣,伸手以不容置疑的力道将诗岛刚扳向他的方向。——男孩的眼圈和鼻尖贴着不自然的浅淡红色,泪水一串一串在他的脸上肆意流淌,肩膀不时还因为吸气而神经质地颤抖一下。

Chase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他体内一下子揪紧了。在他的记忆库中,这副表情与名为“哭”的神态重合在了一起,却无法跟诗岛刚其人做出对照——他从来没有在人前掉下眼泪。唯一一次露出类似表情的回忆,Chase却记不清楚了——机体受损影响到了记忆程式的运作。下意识地,他不希望那个男孩露出这样的表情——或许是复制来的情绪作祟,有些东西在他的脑海中发酵,超出了程序所能理解的范围,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路奔远。鬼使神差,他探出食指指尖顺着渐渐变干的痕迹自颧骨一路游向下方,然后是第二根手指,第三根。一开始只是试探性的触摸,最后拇指指腹大胆地顺着刚的脸颊轻轻地横擦过去。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了又湿又热的液体。

刚愣在那里直勾勾地盯着他,时不时抽一下鼻子,最后终于回过神来一巴掌拍在Chase额头上,“笨蛋!是洋葱,洋葱……我没哭!——啊、水,水都开啦!不是叫你看好锅子吗!”

我没说你哭了啊。到底在紧张什么呢?Chase盯着滴溜溜打转的刚看了好一会儿才接过刀子切起洋葱,莫名其妙感到有点想翘起嘴角,名为喜悦的心情一点点渗透进身体最里面,变成温暖的感觉一点点展开,像是逐渐铺开的绵被,还留着冬日太阳的香味。

不一会儿炒好的蔬菜和咖喱块都被放进小钢锅里咕噜噜地炖煮起来。刚去看饭煮好没有的时候,Chase就接过木勺一圈又一圈地搅拌着逐渐变浓厚的咖喱汁。蔬菜在滚水里翻动的速度逐渐变慢,香料和蔬菜的味道逐渐融化混合,木勺上一圈旋转的痕迹还没完全消失,就又被新的痕迹覆盖过去,久而久之像是连带着时间都变得漫长而粘稠。

直到将咖喱汁端出来,诗岛刚才止住眼泪,但还是拿着餐巾纸按在眼角。Chase俯下身,将仍带高温的汤汁和蔬菜一齐浇上米饭。蔬菜的切块显然生疏得有些不均匀,但咖喱看起来倒是还不错,在主食和餐盘边沿浓郁滚热地流淌着。氤氲水汽裹着略微辛辣的味道一齐腾起,最后渐渐融化在空气中。

“快点吃吃看,我的手艺不错吧!”

在期待的目光下,Chase将一勺米饭放入嘴里。米饭口感饱满柔韧,粒粒分明同时又是一块整体;咖喱有点咸,可能是加的盐过多了,味道和闻起来的温柔有些不一样。金黄色的浓醇液体自米饭的空隙丝丝下渗,一开始的滚烫感觉过后马上在舌尖留下辣呼呼的风味。蔬菜吸进了汤汁的咸辣味,却保持着原有的充盈水分,劲道也稍稍中和了咖喱的浓郁味道;土豆没有完全炖烂糊,嚼起来有点像萝卜,脆脆的,后来淀粉便隔绝了口腔和咖喱的接触,叫咀嚼变得有些困难。吞咽的时候他感到一团暖意自食道一路落进胃里——最后喉间竟然泛起一点点甜味,难以捕捉的丝丝缕缕却共同构成了咖喱最后的层次,也在Chase的记忆中留下全新的感觉,化作温柔的指尖抚过他的核心。

温暖,安全,还有些不知道如何称呼的情绪一点一点往体内渗透,直击意识中最柔软脆弱的部分。虽然朦胧,但他却似乎知道那是什么。

幸福。

“怎么样?”

透过薄薄的雾气,刚有点紧张也有点兴奋的小表情有些难以被看清。一直等到最后一丝甜味也自舌尖游走,Chase才清了清嗓子,笃定得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好吃。”

刚爽快的笑声在窄小的客厅里回荡,和着咖喱饭的味道在Chase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盯着盘子里的米饭,左胸内部似乎有什么微弱却有力的东西搏动了一下,又一下。



END.

  28 10
评论(10)
热度(28)

© 你家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