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正切

你好,这里正切。
堆积脑洞用子博@人造脑洞回收站
长期墙头欧美/特摄,喜欢这里跳跳那里跳跳。
愿望是能不忘本心并持续精进。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员,Chase吹(?)。
文学的蹩脚爱好者。专业是小学生作文、儿童简笔画以及偶尔出现的瞎(beep)剪。
请多指教。

 

【High&Low/假面骑士Drive】交错(4)

和 @杏蕴雨 太太的联动文,明明是轻松向结果被我写成了这个东西。瞎jb放飞自我。不管啦!!!

前文:(2)  (3)


——————————————————

-一天前。

三天说长也很长得很。

诗岛刚的后背砸在地上发出碰一声闷响。不准踏出club heaven一步,手机也被没收,空闲的时候还要被Kaito拖到地下室去学习正牌Kizzy的打法以免露陷招来围攻——花了好一番功夫才争取到极其有限的自由,还得挨打,诗岛刚满肚子都是苦水却没地方给他倒,放养惯了的男孩这才真切体味到什么叫做憋屈。他愤愤然甩了甩手腕,那里因为过度使用而隐隐作痛——假面骑士式的打法不适合这片战场。没有称心如意贴合每一分喜好的武器和战甲、光明正大的每一次攻击,有的只是赤裸脆弱的肉体以及一双拳头,自然得提防背后来的阴招。但不得不说,没日没夜的速成训练还真的效果显著。虽然不适应这种打法一直被狠狠揍翻,但他们心知肚明,Kaito想要放倒他已经越来越难。

“再来。”

“嘁……再来就再来!”这家伙真叫人光火。他横眼瞪着居高临下的Kaito,手掌拍上水泥地面一跃而起。

 

“真是不服输啊,这家伙。”Rocky手里拿着高脚香槟杯,灿金色液体中滚出一串气泡。“如果不是他跟警察有关系,大概会希望他留下来吧。”

Koo站在一边,双手交握直到手背上的青筋凸起,在皮肤上留下纠结痕迹。“是啊。不过Kiato这打法,怕是比平常还要拼命吧?真的没问题吗?”

“嗯。”Rocky盯着交手的白色身影许久,直到其中一方再次被撂倒在地,“能有什么问题?他不过是在照自己的方式‘帮’那小子而已。我有种感觉,那毛头小子经历过的事情不比我们少。”

“你怎么知道?”Koo侧过头,“除了名字,他什么都不肯说。”

像是听到了句不合时宜的俏皮话,Rocky哼一声抛去个意味不明的鼻音,勾住金丝镜架露出双眸直勾勾盯着Koo,最后笑了起来,“是眼神啊。”

“……这样。”Koo动了动摸出手机,两秒钟后,他的脸色变了。“什么?!”

“怎么?”

他迟疑了一下,神色凝重得可怕,额头上渗出的汗让皮肤闪闪发亮。他捏住手机的指头用力攫紧,皮肤绷在关节上隐隐露出一片鱼肚白色。“是Doubt。他们诱导我们的人给出了假情报……”

“我们被偷袭了。”

 

——————————————————————————————

-两天前。

“这是你要找的东西,符合条件的在这个区域只有这几个。”左翔太郎摸着帽檐向上一推,另手指缝间夹着四张巴掌大的硬卡纸朝泊进之介伸出去,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菲利普可是一通好找。”

“太感谢了!凛奈姐那边的研究应该也开始了,现在只要找到刚就行了对吧?”泊进之介伸手拿下卡片,送走翔太郎后一张张翻过去。“但短时间内全部排查还是有困难啊……”

“喂,我说。”Kizzy斜斜地倚着墙,冷眼打量着警察们的举动,小指指甲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额前毛茸茸的头发。“你们真的打算派人去那里吗。要是这样我可不会带路。”

“胡说什么?我们答应了你的条件,不是吗。”雾子对这个抢占弟弟躯体的男人素无好感,此刻的她完全没有开玩笑的心思。“现在也该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吧?”

进之介拦下了她,神色异常坚定。“这次行动的成分很复杂,警方在没有接到明确通知前是不会随意介入的。我们不会跟你一起去,这点你大可放心。”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一定会配合的哦。”

“不,你会。”久不做声的Chase忽然开口。

Kizzy眉峰一挑。

“Kaito。”

“什么?”

“我记得。那个时候你把我认成那个人了吧。放着他不管,也没关系吗。”

Kizzy死死盯住他,像是要看穿那双黑沉黑沉的眼睛,嘴角弧度渐渐平复下去,脸颊下方的肌肉稍稍抽动,整个人似乎绷紧了,像是一只行将暴起的猫科动物——爪尖已然伸出,静静地等待着时机给予致命一击。空气之中似乎游离着一串串静电,所有人的呼吸都小心翼翼。“……说不定哦。”

Chase只是长久的看着脚面,此时终于将视线越过Kizzy肩头放向远方,态度不比面对一团空气时好上多少,只是拿过钥匙解开手铐,毫不客气地从泊进之介手中抽出地址放进口袋,迈开步子绕过堆在一起的人走向摩托车。“我不这么想。”

砰。一道劲风瞄准Chase后颈直直撞了过去。“你懂什么!——没人教过你别对人家的事情乱做评判么。”

Kizzy的手腕再度被他捏在掌心,五官紧皱发出低吼。Chase神色无异,但眼中结起一片薄霜。那模样让雾子和进之介回忆起许久前的魔进追迹者,——“死神”。像是海沟内猝然腾升的乱泥流,微动光纹之下却是一派汹涌暗潮。

“恰恰相反。”

Kizzy甩掉Chase的手。所有的人都在等待Kizzy做出回应,但这时的他却意外地平静了下来,相反地只是久久望着Chase的脸——意味难言的笑容逐渐浮现,推开Chase抬腿坐上摩托后座,手指在皮革上轻轻一弹。

“——好。那么只许你来。”

 

——————————————————————————————

-现在。

这人数未免也……太多了吧!汗水全被闷在不透风的面料之间,潮乎乎的。一片嘈乱中刚小跳两步越过瘫在地上了无生气的躯体,回身提膝顶向身后人小腹,旋即肩上又挨了一棍子。风衣上边留下了一道暗红痕迹以及不计其数的灰尘——要是被主人看到,怕会招来一通臭骂。咚一声,他和Kaito背靠背撞在一起。

“别把自己弄死了。”

声音的主人听起来比想象中的轻松不少。混蛋,说到底在乎的根本不是我的死活吧!!诗岛刚不由侧头去看他。肾上腺素飙飞的快感居然让那个高个子男人露出不一样的表情,似乎正享受这种血脉偾张的感觉。那双眼睛睁宣泄着把敌人踩在脚底下的征服欲望。——真是叫人毛骨悚然,他们到底都过的是怎么样的生活啊?浑身一抖,诗岛刚有样学样把冲上前来的打手掀翻在地。

手心里沾上了什么湿乎乎的东西。他张开手掌,一股淡淡的腥味一下子闯进他的鼻腔。

全是人类的……血啊!

没错,他们说得真的没错。这个世界和自己曾生存的根本就是两码事。早先作为Roidmude的生命体,是引发危机的、纯粹的恶役——这个念头已经深深地种在他的潜意识里面了。即便扑灭这样的敌人,也不会激起多少愧疚感。那是捍卫“正义”的斗争,即便最后发现策动者依旧是贪得无厌的邪恶人类,也不至于全盘否定自己的信念。

但现在这又怎么办呢?被卷入人类和人类、本该是同一种族和立场之间的、为了一些似乎无关痛痒的事而争斗。

享受战斗吗?不,他害怕自己变成这样的人。

但对手不会给他发表感慨的时间。Club Heaven内的干部仓促应战,人数差距更是对战局起了决定性的影响。

平心而论,他不喜欢这些人,甚至有些讨厌那个叫Kaito的家伙,老是一副对自己耿耿于怀的态度——但他不是消极避战的类型,得知Doubt所做的一切后他也稍稍卸下了心理负担。

就在这时,寒光流过,直指Kaito的后背。

“危险!!”

他的身体不需任何策动,没有犹豫,假面骑士作战的本能此刻占了上风——他的肩膀把Kaito撞了个踉跄。

那把本该刺中Kaito后背的小刀就那样扎进他的腰际。疼痛似乎要把他整个撕开,一连串焰火自他的神经噼里啪啦一路炸开,痛到不真实。——该死,忘记现在自己不是假面骑士了啊。刚茫然地想了一想,后知后觉将手掌慢慢地贴在了腰际,腥红色液体已经把那里覆盖的皮革给弄得脏兮兮的,现在正自他的手指间蜿蜒而下。背上和膝窝又传来闷痛,一开始他还能将那些人一个个从身上挥下去,但手臂越来越沉,到最后只是单纯地重复着挥动这个动作;汗水从贴在眉骨上的额发间一点一点渗进睫毛和眼珠,像是一把小钢针扎着眼球。渐渐地就连这些感觉也逐渐地远去了,他的意识如同坠入深海——他只不过是下意识地抡动手臂。

“喂,你!……”

——去你的,我才不要……交代在这种地方!但他听见自己的颧骨重重砸在地上,发出仿佛要碎裂的声音,视线被放入纱帐似的逐渐难以对焦。鼓膜越来越迟钝,声音敲在上面仿佛撞在一团棉花上。有什么人正摇晃着他的肩膀,但这不能阻止他跌进睡眠。黑沉、死寂的睡眠。

——看啊,我大概还是和你们……不一样吧。

他依稀听见了摩托车引擎的咆哮,却没能看见那抹深紫色的身影闯进人群之中的模样。



TBC.

不出意外下一话应该能完结吧(。)

  32 4
评论(4)
热度(32)

© 你家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