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正切

你好,这里正切。
堆积脑洞用子博@人造脑洞回收站
长期墙头欧美/特摄,喜欢这里跳跳那里跳跳。
愿望是能不忘本心并持续精进。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员,Chase吹(?)。
文学的蹩脚爱好者。专业是小学生作文、儿童简笔画以及偶尔出现的瞎(beep)剪。
请多指教。

 

【high&Low/假面骑士Drive】交错(3)

小段子又一次越写越长越写越迷。还是 @杏蕴雨 尼酱的梗!

灵魂穿越,crossover,cha刚cha、Kaito/Kizzy。

只有OOC属于我。

前文走这里←戳这个

——————————————————————

熹微晨光自窗缝挤进窄小的客厅。无风的时候,未能抹去的灰尘便在金色光线之中上下沉浮,几近透明,远远传来竹帚扫过落叶的沙沙声。

紧接着自里屋骤然爆发的尖叫却撕碎了宁静画面。

——敌袭。人工植入的战斗本能让Chase蓦然睁开双眼如同从未入睡。他在三秒之内自休眠模式切换为备战状态,机体运转功率在顷刻之间调整到最高,侧身一滚利索地自皮质沙发上翻下稳稳落地,几个箭步上前飞起一脚将木质隔门踹得重重拍在了墙上发出钝响。 

“——刚!”

但一切如常。房间里没有复活的Roidmude,也没有未知异世界的假面骑士,只有一个对着镜子又扯脸颊又看着身上的橙色衬衫满面嫌弃地翻白眼的“诗岛刚”。

Chase扶着门框,名为茫然的情绪一时让他手足无措,但他一动不动,只是眨了眨眼睛——面对情绪非正常亢奋的诗岛刚,他最好不要开口问问题,这是Chase从无数亲身经验和惨痛教训之中得出的不成文“规矩”。但今天的诗岛刚似乎有点不对劲。就在四个小时前,这个刚刚成年的男性人类才拖着打拐的双腿歪歪扭扭地跌进屋子,精力过剩般山呼“我还能喝”——直到Chase不得不把他脏兮兮的白色夹克扯下来换上干净的T恤,强硬地裹进棉被塞成严严实实的一个大福饼。按理来说,现在他应该还处于宿醉带来的头痛和无力之中完全无法动弹,而不是站在镜子前一惊一乍地打呼小叫。再者,作为假面骑士的他从来没有发出过这么高亢的声音,姿态更不应该如此……

女性化。

——难道,我,带错人了?

陷入莫名其妙状态的Chase没来得及将词库完全过一遍以寻得最精确的形容词,“刚”已经开始用那种他绝不可能发出的抱怨声发话了。 

“Kaito酱的审美,突然掉到及格线以下了吗?怎么突然买这种旅游纪念品一样的T恤啊。”

“Kaito……酱?”Chase重复了一遍,情绪莫名其妙地有些低落。“谁。” 

“对啊——嗯?等下,”回答他的同时,“诗岛刚”扭过头来,Chase目睹持续几个微秒的错愕神色自他的眼底划过,旋即化作浓重的阴翳整个罩在了他的脸上——那是绝不可能出现在真正的诗岛刚脸上的神情。Chase甚至被逼退了半步。蛇。对方凉飕飕的眼神让Chase突兀地联想到这种冰冷而凶险异常的爬行动物。“你不是Kaito哦?那昨天晚上对我做那些事情的,也是你吧?”

“什么?”是说把他送回家和换衣服么?他不由皱起眉毛。失忆本不应该囊括在宿醉的症状之中。正当他迈出一步准备踏进房间,一记手刀利落地划向他的喉咙,伴随一声“混账”迫使他不得不紧急刹车后仰躲开,他甚至似乎听见手掌切割空气发出的声音——诗岛刚的风格不是这样,至少他所见到的诗岛刚并非如此。

得给雾子打个电话,Chase把手伸进裤子口袋去摸手机,提膝撞在“诗岛刚”的腹部上,同时小心地避开容易造成伤害的部位,空出的手按在对面的男人脸上抻长胳膊尽力把意欲夺过通讯工具的人推回原位。 

“——喂?Chase,出了什么问题吗?”电话那头传来雾子仍带困倦的声音。她显然有点担心,就在接通的瞬间“诗岛刚”揪住Chase的衣领把他甩到了书架上,文库本和小型盆栽纷纷坠落发出巨响,“你们在打架?”

“……是的,”Chase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间,嘴唇贴近话筒诚实地回答。此时他正紧紧握住对手抓着水果刀的手腕,刀刃撞在木质书架上扎进了足足两毫米,“刚,有些不对劲。”一记老拳砸在Chase的腰部,毒辣的钝痛让他不禁有点恼火,空出的手按掌狠狠削向对方喉咙,就快砍中时他猛然意识到要控制力度只得堪堪收力握掌卡住那人气管,声线毫无起伏。“你最好马上来一下。” 

这时踉跄后退的“刚”撞到了茶几,摸索着起身时把腰带抓在了手里。“咦,这是什么东西?玩具么?”

等等,那个不行——Chase双眼圆睁倒抽一口气,随即信号小车唯恐天下不乱似地一头扎进那人掌心里。 

不妙。

变身音效在狭窄的客厅里响起。 
 
 

好不容易摆脱了对门咆哮的中年妇女,诗岛雾子拽着一脸懵逼的泊进之介一冲进客厅,就目睹了那似曾相识的画面。前轮射手飞到了房间的另一端,一股木头烧焦的气味强硬地钻进了她的鼻子。假面骑士Chaser双腿岔开骑在被强行解除变身的“假面骑士Mach”身上,一只手将人类双手反扣锁死在背后,另一只手则死死掐着人的后颈,下面那位剧烈挣扎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被逮住的……呃,大猫。

雾子垫着脚尖绕过榻榻米上显然是被破坏枪手烧出的大洞,在他们两个面前蹲了下来,担忧两个大字写在她脸上。“到底在做什么啊,刚……一开始不是好好的吗?”

Chase放开对他的桎梏,“刚”抬起脑袋,眯起双眸露出女人看待店内新款衣物的挑剔表情上上下下把雾子看了个遍,久到进之介跃跃欲试想要上前挡在雾子面前,终于给出评价,“现在还有人穿警察制服短裙配黑丝吗?这个搭配出现在十年前的深夜档电视剧里还差不多——还有,如果再不注重保养,可是会提早变成欧巴桑的。”

 
于是这就是现在Chase和诗岛刚——不,是自称Kizzy的男人,肩并肩坐在仍然散发着糊味的沙发上,而雾子和进之介一左一右站在沙发前俯视着他们的原因。 

“快说吧,你究竟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进之介拿着水杯,摆出一副精英刑警的派头,Chase却隐隐约约听出了脑细胞因着焦虑而几近崩溃的脱力感,“总不可能就叫那个‘Kizzy’的吧!”

“才——不——要。”Kizzy总算把注意力从戳出来的弹簧上转移过来,斜斜地靠着沙发,双腿交叠架在茶几上,眼角一吊冲人做了个鬼脸,顺带将正襟危坐的Chase带了个歪歪扭扭。 

“还是不肯告诉我们原名,”进之介叹了口气把雾子拉到一边,“根本弄不明白。难道是早先为了复活Chase,压力太大而人格分裂了吗?”

“怎么可能!”雾子满脸难以置信。 

“喂,我说——”Kizzy冷不丁插话进来,“非得这样吗?”

“非常时期,既然你不想让我们报告警视厅,就得听我们的。” 

“呐,我保证会乖乖听话不乱跑的。”

“不行。”雾子终于转身,钥匙串在她指尖打转。“在我们查出来你是什么人之前——Chase会帮我们看好你的。所以现在就请委屈一下吧。” 
挂在Kizzy和Chase手腕上的,赫然是同一副手铐。Kizzy像是报复一样,正拖着Chase满屋子走。 

“不能动用警视厅的资源,那还真有点麻烦。——啊,我知道了!”进之介一敲手心,灌了口水摸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编辑讯息,“可以委托那两位前辈帮忙。”

正当他聚精会神地用拇指敲着屏幕时,大腿一侧突然传来一阵异样触感,像是有只手在……呃,捏着那边的肌肉。紧接着不偏不倚落在臀部上的拍击一下叫他浑身僵硬。熟悉的声音操着诡谲到极点的轻佻口音在他耳边三公分响起—— 

“不过话说回来,真的好帅哦,刑事先生。”

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水,劈头盖脸浇到了一边Chase的脸上。

......冷静,不要生气,保持微笑。

面部传来僵硬的咔咔声,在满脸惊恐的Kizzy的视线之中,他突然有点理解刚的心情。

 
———————————————————————————— 
 
左转,直行,下楼,右转,左转,再次直行。 

后背被用力推着,双眼被布条蒙得密不透光,这让刚对任何一点接触都极度敏锐。他痛恨这种感觉,像一个任人摆布的娃娃。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臂再次被反剪在身后,绳子向上提了一下,粗暴地带着他的胳膊绕过椅背,最后跌坐在一张硬邦邦的凳子上。

“可不能让你知道这里是哪儿。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来路。” 
刚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男人,——似乎叫做Rocky还是什么的,狠狠地朝旁边啐了一口,嘴里干掉的锈味终于有所减轻,但后颈火烧火燎的疼痛不减反增。 

“现在怎么办?”Koo显得忧心忡忡,“在这种时候Kizzy居然被换成了小毛孩……要是被Doubt那边知道了,怕是很危险。”

“叫人去查,无论如何也要把Kizzy给我找出来。”Rocky挥了挥手显出凝重神色,“——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丢了一名干部。” 
——等等,是想让我假扮那个家伙吗?怎么可能!我又没有和男人谈过恋爱!Chase的脸冷不丁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旋即惊出一身冷汗,被惊魂未定的他用力一个甩头给抛到一边。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想和那个家伙谈恋爱……死党,绝对只是死党而已! 

“——所以我们得让他暂时代替Kizzy,活跃在Doubt的视线内。”Rocky盯着他满是汗水的脸,自己也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显然在强压着焦灼。“别那样瞪我,如果不听话,连你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呿,说得玄乎。”诗岛刚嘴角抽了抽,昂起脑袋嗤笑一声。“别小看我。”

紧接着颈部力道猛地把他拽向前,关节发出啪一声,刚险些以为他的胳膊会脱臼。他与Rocky隔着镜片怒目相对。“小子,可别小看日本的灰色地带。”烟灰落到诗岛刚的鼻尖上。墨镜后男人的眼神暗沉得像影子。“运气没多大用处。想保住命就得按规矩办事——记着我们可是在救你的命,别表现得像个蠢货。”

不等诗岛刚回答,他便被推到椅背上。Rocky烦躁地揉着太阳穴,身后一声巨响,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跌了进来。

“怎么回事?”Koo忽然起身。 

“Doubt……是Doubt,”刚看不清男人脸上的表情,但他的声音筛糠似的颤抖着,“我听他们说……一个星期后要……被发现……”

“混账!”Rocky咆哮一声,拳头砸在玻璃茶几上,鸣钟般的声音充斥了整个空间。“Kaito,这家伙交给你,把能告诉他的都告诉他,没教清楚前别让他乱跑!” 

石像一样站在边上的长发男人目送Rocky和Koo离开,终于慢慢起身走到刚的面前。逆光下刚很难分辨出对方的表情,只能竭力扬起脸露出挑衅的笑。

男人无声无息地绕到他的身后。刚闭上眼睛做好再次承受疼痛的准备,却感觉勒住手腕的绳子略微松动到了一个勉强称得上舒适的位置,他终于用不着时刻挺直脊梁来避免疼痛了。 

怕不是为了让他小情人的身子舒服点吧。没什么表示感谢的意思,刚在心里发出一声讪笑,浑身肌肉紧绷。

但Kaito开口了,声线嘶哑暗沉,带着犹豫的音色——但那句话却叫他忍不住抬起头来。 

“你,有点像他。”

“但我不是他。”

“我知道。”Kaito沉默了一会儿。“但你最好听话一点,为了你自己着想。”

TBC(

  45 5
评论(5)
热度(45)

© 你家正切 | Powered by LOFTER